地狱一季
STILL YOUNG AND NAIVE.
微博@Calvado
 

Come on Balthazar I refuse to let you die
Come on fallen star I refuse to let you die


如履薄冰的欲念,冷雨一样的琴声令人联想到刀刃与柔肤相触

听多了英摇的后果就是很想再去补一次SKINS顺便把积累多年的青春疼痛系脑洞一次性了结XD

《写手问卷》

被阿桃at了!

其实像我这种基本上不发文的人被称为写手感觉蛮羞愧的,just写着玩


1.你的笔名是?说说笔名的来源吧

平白。

来历对很多朋友说过了,其实就是翻词典来的。

一直很想取个新的但因为认真想到的只会更糟于是作罢


2.当写手多久了?

感觉只有14岁~16岁这段时间的写作数量能勉强到“写手”这个层次,如果单纯是“有在写”的话,从东方开始到现在大概五年。


3.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?

不知道。很多文字都发在一些如今已经打不开的博客网站上,所以想数也没法数啦。


4.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?现在呢?

萌的cp太冷了,情不自禁想要抛砖引玉(?)找几个可以聊...

《02.14 《万物本原》米歇尔·塞尔》

坦白说本书只有前两章我能勉强用理解诗歌的方式看懂了一些,再加上哲学基本知识的匮乏,因此以下基本只有基于脑补的扯淡。


“我的耳鸣,也就是听觉上紧张而持久的疯狂的嘈杂声,也许会告诉我,我的遗骸在哪里,我是从哪里来的,我还要回到那里去,背景噪声是我们的知觉的背景,它没有任何间断,它是我们永久的食粮,它是软件之歌。……噪声之于逻各斯,犹如过去物质之于形式。”

逻各斯(希腊语:λόγος,英语:Logos)是古希腊哲学、西方哲学及基督教神学的重要概念。在古希腊文一般用语中有话语的意思;在哲学中表示支配世界万物的规律性或原理;在基督教神学是耶稣基督的代名词,因为他是上帝的旨意或话语,也是万物的规律...

深夜聊音乐聊哲学的结尾。看到这段忽然真情实感了起来。他是一个我非常敬佩和感激的友人。
念及这几年来曾给过我快乐与慰藉、知识与教益的朋友们,作为一个常被照亮的人,由衷感谢。也希望自己未来也能拥有这般照亮某人的抱负和觉悟吧。

《迟到的广州北oh茶会repo》

如题。

虽然迟到很多,还是想表达一下对各位北oh基友的爱意。

首先感谢主催的付出为我们带来一次这么开心的聚会,辛苦了。

感谢勤勉奉献的光总为迷妹们带来各种美好得令人晕眩的MMD,我尖叫完以后浑身简直都像吸了粉一样的愉悦。

感谢虽然不再是黑长直但依旧散发出一种仿若JK的青春气息的吖啤姐姐,即使你不填乐队PARO的坑,我依然仰慕你,你的诺哥太好看了。

感谢对不靠谱的学姐保持了万分耐心和包容的阿稻,原来你之前画给我的冰诺黄图频率比较高是因为你了解我污,想想我只有元旦那天投喂过你一篇典诺小作文实在惭愧。

感谢在群魔乱舞的诺厨中央保持着温柔从容偶尔说出“不管什么厨也想搞诺”如此这般亘古真理的...

《07.22 Dogville (2003)》

看完了,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骂冯提尔纳粹,的确是够右狗的……关于Grace和dogville所象征的,联想到很多然而理不出头绪,但是绝对不认同Grace最后“被赋予了神一般的道德仲裁权”,在我看来她由始至终都还在坚持她的道德制高点上的arrgance,由始至终都自以为站在神的位置上审判他人,而当她得到了绝对权力时,她也像以前肆意凌辱她的村民们那样,毫不犹豫地以善的名义作恶,这才是真正的讽刺。


在看dogville,配那一头金色短发的妮可基德曼真是漂亮,和时时刻刻的Woolf简直是两个人(我眼力差),一个天真一个神经质都演得那么好。比起贵族气质的赫本更喜欢她,不过和波特曼比较的话可能还是更偏...

© 地狱一季/Powered by LOFTER